まお

圈地自萌
真央/芹生真央/高一/
日々樹渉/真白友也
安井一真


NCT

纸片人退坑#

Silent Oath [阳夜/无声起誓]

slient oath

*跟es那首歌无任何关系 但是那首歌的确很好听
*阳夜毕业作 给自己一个交代
*原作n年后的设定 再风光的偶像也有退幕的那一刻
*如果有评论会很开心 可以的话我想找人扩列x
*有一点点点婴儿车行文 一点点dirty talk注意
*原创角色有
*BGM:silent oath Knights
*Written By:芹生真央 Seryou mao

终于到了,该说再见的时侯了。
长月夜看着舞台下的金黄色的荧光海洋,突然有一点想哭。
于是他鞠了躬,然后踉踉跄跄地走下来。

他走下舞台的时候还恍恍惚惚,肺生着丝丝痛感,甚至无视了staff好心递过来的水,也几乎忘记了跟已经完成solo的隼和郁击掌拥抱,让举着摄像机的staff好生尴尬。

后台工作间外突然炸出了好大的声响。他抬起头,粉丝尖叫哭喊的声音在他的耳畔不断地撞击回响,让他有一些愣神。他站起来跌跌撞撞走向角落小电视的方向,郁看见他笑着喊了声夜桑,给他挪了个位子,隼看起来有一些疲乏,没有平日魔王的气息,只是懒懒地斜倚着,汗水自发间滑落到半开的打歌服,白色打底有一些潮湿。
“轮到阳了阿。”隼说。

叶月阳在亲吻舞台。

长月夜的舌不顾口红的阻碍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点点细密的汗慢慢地从他的背脊里面泌出,他接过staff给的扇子,工作间的冷气开得很足,让他有一些置身冰窖般无所适从。
他突然明白了阳的眷恋。

少时认为偶像这种念出来便觉得kirakira的名词只存在于梦里,然而就这么遇上了一个微小的契机,遇上了白田,遇上了Procellarum,从此他开始唱歌、甚至跳舞,做从来不敢想的事情。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
他掰着指头数,当右手大拇指第二次屈起时他才反应过来,望向镜子的时候,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的眼睛里的确有沧桑的痕迹。被当做卖点的薄灰蓝色的眼睛,还有被啫喱定型好的有一些生硬的发丝——曾经卷俏的呆毛不复存在。
曾经的长月夜不存在。

台下的粉丝还在尖叫,跳完Procellarum出道以来一支又一支的团歌完,长月夜感受到的并不是体力透支的缺氧感,而是任务完成的满足充盈身心。
就像RPG游戏终于到了END的那一幕。
Happy End or
Bad End?

encore!encore!encore!
至少是个Normal End,他自以为是地认为。

轮到他Free Talk的时候,其实他还在自己的胡思乱想中兜兜转转。但十几年来在艺能界的锻炼,并不是锻造出了一个到现在还会慌慌乱乱的小哭包。
或许以前的长月夜是。也的确是,在所有人的荫蔽下孱弱生长着的雏鸟,会被论坛里的黑料给打击得郁郁寡欢,会为练习舞蹈的时候频频发生的失败而黯黯消沉。
但是现在的长月夜——
好歹也是艺能界屹立不倒的豪强unit——Procellarum的member,那个被粉丝们誉为良心担当的长月夜阿。
所以当金黄色的镁光灯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并没有丝毫畏惧感,他只微微地向前踏了一步,拿下他的麦克风。
然后他运用中气发声——

“大家、最喜欢了——!”

这或许是长月夜的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呐喊。

他是第一个感受到自己哭泣的人,接着是阳。
他把麦克风拿回来,随意地说了几句。不外乎是调侃阳的几句话,越说鼻音越重,糯糯的。
金黄色的荧光海,仿佛更耀眼璀璨了一些,晃得他眼睛疼,但他开心。
就连总有那么几个死忠fan不肯改变自家担的代表色,都妥协地转成了金黄色,他轻轻地唱。

轻柔的风 从未停止 轻轻吹拂

他听到哭声,不止来自他。

泪的哽咽,郁轻轻拍打他的肩膀无声地安抚,但那眼睛分明地泛着潮意,明明善于场控的年长组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张大了一点嘴巴呆滞着,空气泛潮,吸入鼻腔里的水分湿滑。没来由的,全场被一种别离的愁绪所掩埋,长月夜几乎要窒息。
他婆娑的泪眼安静地环视,气氛寂静着,金黄色的荧光海还在徐徐流淌。

——但Procellarum的路不会再继续流淌了。

——披着偶像这个名词的长月夜,不会再继续存在了。

唯一没有哭的只有叶月阳。
他眼见长月夜似乎踩上了尖刀的美人鱼,无声地呐喊给王子听,倾诉他柔声的誓言。
“我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叶月阳不知道fan们知不知晓长月夜的口型,但他知晓。
带着他决绝的,恍若把剑戟打碎了往肚子里吞咽的使命感。

他喊了出来——
Procellarum喊了出来。

“Procellarum正式隐退!”

什么叫流泪的滋味呢?

是的,参与这场演唱会的粉丝们,历经了与同好们疯狂买BD战斗得到抽选券来到这场千秋乐,无不是开心满足地想为自家担打call,而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场演唱会的目的——隐退宣告,决绝而又自然。
时间是很残酷的,没有人愿意看三十几岁的偶像迈着龙钟的步伐在舞台上缓慢起舞,即使有那些真爱粉又怎么样呢?
——靠着昔日的粉丝苟延残喘在舞台上的偶像,他们不允许自己是这样的身份。
月野芸能事务所来了一群又一群的练习生,长月夜偶尔会去公司探班,一个自称是他粉丝的后辈闪着晶亮的眼眸盯着他,那是真正懂得发光的眼睛,并不像自己活跃在舞台上十几年后,有一些死寂暗沉的薄灰蓝色,从卖点变成了需要遮掩掉的死角,偶尔他也会应节目要求戴彩片,佯装他还正值青春。
——人总会老去,长月夜也是。

那个后辈记得是姓佐藤,念起来就很甜腻的名字,肯定很招女性粉丝,尤其是三十代喜欢。每次一见到他就会向他抒发这么多年来做他饭的感言,从コガネイロ说到夕燒けデイズ,然后就提到了淡い花,佐藤很认真地清唱两句,声音非常非常地澄澈,质地清透,轻声缥缈。
长月夜笑着揉了揉他的发丝,佐藤个子有点小,发丝触感柔软。他记得他称赞了他,用了很多溢美之词,毕竟他也觉得这位后辈是可塑之才,估计以后可以走他另一群后辈Growth的风格。
佐藤鞠了个标准直角的躬,背脊绷直颤抖,一如当年的自己。
他说了很多感谢的话,赞美的话,因为是duet,佐藤也声情并茂地跟夜一直夸赞叶月阳,他说叶月前辈,明明看着很轻浮,实际上却认真地可怕,在特训的时候遇到过几次,那几次特训经历恐怖得不想回忆。
是啊。
叶月阳当然是那么耀眼的存在。
要不我怎么会喜欢他呢?

后来佐藤跟他告辞,说了很多话他已经基本忘却,但长月夜记得一句,在后来的打拼生涯中,每每遇到挫折都会想起来激励自己。
“长月夜前辈,我在这里并不是作为您后辈的身份,而是作为您十几年粉丝的身份,想对您说一句话。”佐藤吸了一口气,然后向前一步,“希望您,可以像您的歌一样,做我们粉丝的夜晚之光,无论是您失意、徘徊、惆怅、惋惜,甚至谋生了隐退的想法,请都想着还有很多很多的粉丝在您的后面支持你。”
“虽然这个想法很自私,但是我希望我能在我老了之后,还能跟我的后代说,这是你爷爷我喜欢了一辈子的偶像,他就是我的光。”
佐藤一口气说完,一溜烟跑了。独留着长月夜站在原地愣神。
在此之后,无论他遇到了什么,他都想着他还有粉丝们在后面期待着,所以、所以……

所以有现在的他站在这里,满怀不舍和感激地落下帷幕。
对不起呢,佐藤君,辜负了你的期待。

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他又鞠躬了。

这可能是Procellarum唯一一次由事务所出钱的公费娱乐了。文月海在居酒屋里笑,眼睛有一些迷蒙,酒盏里的酒没了又满,老板娘出来担忧地询问大家。
“好歹也是偶像哦,要注意一点形象呢大家,尤其是,长月桑,实在喝太多了哦,宿醉的话明天的工作就做不了了呢。”
“没事哦,谢谢您的关心。”
“我已经,不是偶像了。”
全场空气一滞。
我们不是偶像了。
再也不是了。

“夜,说这话是很伤人的哦。”隼笑笑,又添酒。被文月海制止后还不太开心,嘟囔着说只是甜酒。
“甜酒酒精度数更高哦,隼桑,Leader。”
一点点泪从眼眶里滑出来。
真的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阳,阳,阳。
他轻喃,折腾了一番在午夜四点才回到家,叶月阳扛着他,找出钥匙在深夜中打手机灯找是哪一把。越是着急双手越是慌乱。
“我在。”
“阳。”
“我在。”
“你会陪着我的、对吧?”长月夜从他的肩上爬下来,因为醉酒有一些殷红的脸色在夜里招摇,他的笑是带着引诱的,呼吸有一些灼热,皮肤滚烫似乎在叫嚣。
阳没有说话,钥匙终于开了门。夜自讨没趣地走进去,闭着眼睛都很熟悉的房间格局,他抽出拖鞋,迷迷糊糊地穿上然后开灯进浴室洗澡。
自然而然地,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现在这个状态。莲蓬头还在流水,他无力地趴在玻璃上,阳在他的后面耸动,全然看不出一点live后的疲劳。他腿软得不得了,但内心很兴奋,连阳不断冒出的dirty talk也全然接受。
“我一直都在,夜。”
他伏在他耳根说话,撩拨得他痉挛了一下,然后转过来找阳的嘴唇。
不带qing欲的、蜻蜓点水一般的吻。即使身下做着无比亲密的动作,他们却还恍若初次确认关系的小情侣一样,青涩地交换着吻,连舌头都不敢伸入,吻到两个人都不得不换气的时候,他们松开,然后继续吻着。
长月夜笑了。
这大概是长月夜自这个隐退live的企划开始以来,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

“我也一直都在,阳。”

“感觉像回到了第一次,夜哭得像一个小奶猫。”
“阳没有资格说我,你最后也没有把我弄gao潮。还是我自己去卫生间解决的。”
“嘛~也不知道是谁哭着要我做的更厉害一点呢~”
“笨蛋阳……阳!”
又是一个绵密的吻,长月夜朝叶月阳笑的眉眼弯弯。

他们都很幸福。

Procellarum是结束了。
他们不会结束的。

这是所有人最好的结局,最美好的誓言。
凌晨四点结束的那个梦境,窗外有雨,窗内有你。

Fin.

大概是彩蛋——未来伪造注意 ooc属于我

后来他们更老了。艺能界人来了又去,偶尔叶月阳会答应参加一点talk节目,长月夜会守在电视机前,不管多晚。
——他才不要看录播呢。
猫舔了舔他的脚腕,有一些发凉。长月夜倒了点猫粮,猫满足地长叹了一声。
“叶月君,要好好吃饭哦。”
叶月君是他吵着要取的名字,阳看到他开心也就算了,只是每天在家里叶月君和阳交替地喊着,让他有一些晕头转向罢了。
“叶月君不要过来啦~好痒♪阿~”
但是偶尔这种时候,那也就不要怪叶月阳一个拥有正常需求的男人把持不住了。

电视里摄像正对着叶月阳那张即使不再年轻还是可以勾搭小姑娘的帅脸,长月夜在心里补了一句网骗,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
mc问:“叶月先生认为的爱情是什么呢?”
长月夜看见叶月阳在屏幕里的表情一滞,他感受到自己的呼吸仿佛也断了几秒——
“那大概是,从小到大相识,从亲密到隔阂再到亲密,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一切顺理成章,我爱着他,他爱着我。”
“我每天早上起来,他会踮脚捏我的脸让我去刷牙洗脸,然后可以吃他做的早餐,他不让我把早餐和午餐一起吃掉,我就渐渐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
“我现在很幸福,我有一个我爱且爱我的人,还有一只猫,忘了说,猫还怀着小猫。这就是我认为的爱情,平淡的,安静的,却幸福的。”

“我也很幸福。”

长月夜满足地蜷缩在沙发的薄毯上,并没有想叶月阳用的男性的“他”会引起多大舆论。
他只是浅浅地笑着,一如少年的模样。

切好的马铃薯块和胡萝卜块下了锅,他拿长柄勺搅着,猫在脚边捣乱。

Fin.

我写的最快的一篇文章 大概三小时 边写边骂自己ooc但又很爽 没打算要多少热度 只希望评论
大概提一下 可能读者会不理解夜为什么会轻易说“gao chao”这两个字
在我的cp滤镜里,阳夜作为在本文交往了十几年(从高中开始)的情侣 做那个什么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夜也是个有正常需求的男人,适当调情dirty talk还是会的好吗(而且一点也不dirty阿)
佐藤戏份很多真不好意思 写这个角色大概就是我写的最爽的部分了。
因为长月夜就是我的那束光,璀璨明亮,是我的太阳。
想扩列 有人考虑嘛

对了 我不是阳夜粉 其实是葵夜葵(也不是了现在) 但跟我聊聊阳夜我会很开心的 毕竟是我爱过的cp
手机排版 我尽力了

Seryoumao 芹生真央
2017.4.2

评论 ( 19 )
热度 ( 83 )

© ま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