まお

圈地自萌
真央/芹生真央/高一/
日々樹渉/真白友也
安井一真


NCT

纸片人退坑#

月歌相关草稿集合 part.1

*因为几乎都没打算写下去(同月的再说)BL脱坑所以…/w\ 有长有短有些还只有开头甚至只有标题 大纲自在我心中(喂
*发出来仅仅为了清内存 所以不打tag 打扰了fo我的小伙伴们也请暂时屏蔽我

①【ツキウタ。|葵夜葵|花魁paro|花事】

*讲究历史者勿入 可属于架空范畴 部分借鉴日本正史[有错漏请指出]
*短篇
*葵夜葵双花魁paro 有xx描写 非葵夜葵担勿入 辣你眼睛不关我的事.
*出没cp很杂 新葵 阳葵 新夜 新葵 葵夜葵 始葵 原创角色x海 etc.
*其实我是duet组担[闭嘴
*性格掌握遵从我流观念 ooc属于我
*BGM:幻の花 友常勇气 土井一海 校条拳太朗 仲田博喜[月舞第二幕剧中歌年长组 资源指步b站秒拍或支持销量(或者选择不听
*From:芹生真央 Seryoumao

00.
五月连雨春去,原本盛开在庭院内的花朵渐渐折了,独余残枝败叶摇曳枯枝上,风一吹就过。

有些年迈却风韵犹存的人持着巨大扫把,扫去那些落英,轻抬眼梢看着新选进来培养的秃,他的一举一动还带有昔日的韵致。秃的头上还未有发饰,或坐或走或阅读的,倒像大户人家出来的公子哥儿。

他停了下来,去看时间风里,那么小而胆怯的孩子在他眼瞳里渐渐成型描绘,就像他自己。

01.
夜来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他还惊异于突如其来的暖衣佳肴,殊不知下了马车他满心期盼着的地方却成了束缚他一辈子的枷锁。他跟着婆婆慢慢地走,雪有些大儿,婆婆给他戴上了斗笠。

冬天里院子只余几株梅花凌寒盛开,俏丽了整个小院。夜偷偷地挖空了纸窗,留出一小个洞来看远方。棉被是新打的,蓬松温柔,他靠在棉被上在榻榻米上打了个滚。

纵是小孩子心性,也沉下来了。他胡乱吃些婆婆送来的饭菜,软糯的米饭和清淡的莼菜羹,三两下就进了肚。婆婆不待稍作休息,一手拿着碗筷一手拎起夜,他那时消瘦得可怕,恍若枝头麻雀。

他被带去见了青梧,楼里指定他要跟随的太夫。他向青梧请安,他几乎没有抬眼,三言两语地打发那看似位高权重的婆婆走了,言辞间多带些讥讽又悠长的语调上扬,夜感到好奇却不敢言语,低着头往后退一步。

“你叫什么?”青梧披着未梳洗的长发,用剪子剪着烛芯。

“长月夜。”他唯唯诺诺地低声,不自觉飞红了脸,没有扎好的发髻流下发丝垂在两鬓,青梧看了好笑,在描金的首饰盒里拣了只簪子给他盘上。

“看你,年龄算是大了吧,可有十岁?头发丝儿又细又软,是被家里人卖进来的吧。妈妈给了你多少钱?”

他似乎是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样不言语。扭头赌气似的看着窗外雪花纷飞。十二月的冷是透到骨子里的寒凉,呼吸都牵扯着痛。

“还有脾气呵,耍性子在吉原可不是好东西。你跟我说,你想成为花魁吗?”青梧的笑声银铃般悦耳,长久服侍男人的习惯让他的一举一动都极富挑逗性,他单手挑起夜的下巴,有些冰冷的触感,“你有勇气吗?”

他眼睑淡淡垂下,眼睫轻轻扫在肌肤上,摇摇头又点点头,像是隐忍了很久一般才开口说话:“我有勇气,可是我不想成为花魁。”

青梧笑得愈发厉害,站起身来把那把立在红烛旁的镀金小剪子递给夜。“一时匆促,这个就权当见面礼。睦月大人送的,你可好好收着。”

夜牵扯出苦涩的笑容向青梧道谢,退出青梧的居室。在外等候的客人似乎不耐烦地剜了他一眼,负责接待的新造惊慌地安抚着。他低着头走过他们,迫使自己无视客人抚摸着新造的手和在自己身上流连的眼神,他不喜欢。

他开始跑起来。木屐踩着地板有沙沙的声响入耳。

>>>
“呼。”

石子落水时泛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荡漾,冰层浮在水上,雪花不断落下。皋月葵将手伸进水里面,刺骨的寒冷一圈一圈地荡到他心里。

②〇大纲【ツキウタ。|黑年中|红百合】

上天卖不卖阳光 卖不卖天空的蓝

新葵

夏野之 繁见丹开有姬由理乃 不知所恋者 苦物曽(万叶集八卷·一五〇〇首)
译文:夏野繁茂中 百合花开 恋心不为一人知 凄苦难耐
背景:坂上小姐的和歌 在无际的绿色草原上盛开了一朵深红色的红百合 以花隐喻自己不为人知的恋情之苦。


少年的交合带着青涩和痛感,对于他们却是最好的馈赠。

aoi是因常年旧疾而死但是未满足心愿的幽灵,平时寄居在神社里。某日arata受优花的嘱托到神社祭拜,在绘马上写下了「愿能再相逢。」将aoi召唤出来[aoi和arata曾经在十年前的七夕见过 那会儿aoi病情稍好 arata把蓄长发的aoi当作了女孩子并送给她发卡。两人一起捞金鱼,arata吃炒面,aoi还喝了一口平常家长不让喝的草莓牛奶。aoi被召唤后是透明人形态,只有arata能看见。被arata捡回家后aoi做了饭给arata吃,arata被折服之后“会做饭的都是好人”的理由长期收留了aoi。他们两个人一起在杂货店里工作,一个小女孩来买“阳光和天空的时候”aoi被触动了哭的稀里哗啦,被arata带到朋友you和yoru那看百合花田,(you和yoru接受了aoi是幽灵的事实 毕竟他们身边有个魔王大人神奇的事情多了去了)you和yoru是花农。星空下接吻。这时候aoi发现自己变的越来越透明了。他们接受了yoru送的百合花,在aoi眼里慢慢变得鲜红,像是提醒他一眼地让他整日睡不着。所以arata每天都是抱着aoi睡的,aoi看万叶集的时候看到了一篇和歌呆滞住了一整天,他发现自己快消失了的时候疯狂地砸了家中的他与arata一起购置的书籍和工艺品,arata维持同种姿势抱了他一天一夜,aoi决定在自己快要消失之前跟arata [哔——] 他们滚了一个苦涩的地板。黎明将近时,aoi彻底消失了。躺在地板上的百合,染上了红色在向arata微笑。


改靠枕

结局也是神社

相见后 再去烟花大会 牵着手去买苹果糖

花环 arata solo1封面

〇正文【ツキウタ。|黑年中篇|红百合】

阅读说明
*私设雷炸天但拒绝【人参公鸡】批评 总而言之为了自娱自乐
*年中only 年中组是世界的宝藏
*人物属于ツキウタ。ooc属于我
*不过arata的性格连官方都在自我放飞忘记原设的路上越走越远 所以我完全凭感觉走
*arata会笑的、并不是一直面瘫
*灵感来源: 夏野之 繁见丹开有姬由理乃 不知所恋者 苦物曽(万叶集八卷·一五〇〇首)
*没有文风
*BGM:Flow Away じょん[纯音乐版
*From:Seryou mao 芹生真央



>>>Part.0
深翠草原中,嫣红百合独自摇曳。

>>>Part.1
黑月镇五巷四门有家杂货店,店主唤卯月新。

据说他的眼睛,波澜无惊,鲜少泛起涟漪。

却勾人得可怕,直直地盯着所有人,竖起防御的盔甲。

>>>
碎碎叨叨的咒骂的话语在卯月新的脑袋缠绕打结生火,线香上点着的火加速了燃烧的速度。灰色的柱头不经意间掉下来的时候灼伤了大拇指,泛起了点点红。

寺庙里人群熙熙攘攘,香客们虔诚的神情令他有些不自在。离庙不远的糖炒栗子的香味反而勾着他的魂。他有样学样地将线香插进去,再装模作样地鞠了两躬。也没怎么听进僧人大概是感谢的言辞,草草地应和几声就从香火缭绕的内殿里跑了出来。

“解救了——”

此地是驰名月市的神社,不止黑月镇,来自白月、花月、星月镇的香客都慕名而来。以致香火旺盛,明明挑了工作日来上香却依旧有许多人。卯月新是顶不喜欢这种事情的人,他厌弃香尘味,厌弃朦胧的逼仄,更厌弃那些聆听完经文仿佛得到救赎的妇女的表情,讽刺得令人可怕。

睡一觉吧——

>>>
苹果糖、炒面、章鱼烧。

团扇、浴衣、二齿木屐。

太鼓的声音在耳畔萦绕。

捞金鱼、波子汽水。

“哇⋯⋯!”

烟花在深谧的夜空里划下橙红色的光轨,簇拥着喧闹着的声音将卯月新包围一层层似乎海绵卷,软乎乎得却压抑他喘不过气来。

有一个软黄色绵绵软软的笑容在他的视野中恍惚浮现,瘦弱嶙峋的右手挥着团扇,左手拉住他,冰凉的触感让他一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声的叫喊捉住了他的视线。

“快看快看——”

渐变的深蓝浅蓝,在夜空中流转划出最美好的模样。

“好漂亮啊!”

“葵、从来没有来过烟火大会吗?”

“是喔,我只会在去寺庙祭拜的时候,才偶尔会从房间出来。”

“欸,我也想这样。我家的姐姐天天逼着我上街呢。

“真羡慕卯月君呢。”

胃已经被章鱼烧和炒面填得满满,摊位上的苹果糖却还是惹人食欲。皋月葵揉了揉自己从来没有过的圆圆的肚子,发愁犯难着,身旁卯月新却已经偷偷溜到了摊子上买了几个苹果糖拿在手上,纸币还捏在手上没有收起来。

他跑过去,踩着木屐着地叮叮当当叩出声音。短短的一段距离隔着人群熙攘却难以穿过。推搡中有什么人捉住他的手,将他往后拽去。

“欸、葵呢。”

卯月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视野却没有了那缕轻金色的长发。手中浅蓝色绣球的发卡还闪着水钻的光泽,丝带一摇一摆拂出弧度,像烟花易逝一个不经意掉落地面人群来往早已不见了踪影。

“咔嚓。”

被放大的、清脆的响声。

>>>
“绘马的话,在这里,请您随我来。”

卯月新顺着僧人行走的轨迹缓慢行走着,炙热的骄阳谧出的汗附在他颈项上黏糊。

“劳烦您了。”

“您所言过重了,不过举手之劳。”

好容易等到客套的话都完了之后,卯月新目送着僧人缓慢摇摇晃晃走开。缓和舒适的清风解了暑意,绘马被细绳拽着摇晃出轻响。

他在空白的木牌上涂写,卯月画伯的画出乎意料地认真起来,浅浅的蓝斜斜的画了几条簇拥在一起的横线。是烟花。

——「愿能再相逢」

>>>Part.2
在皋月葵面前呈现的,是许久未见的街道,记忆中墙壁上漆的明明是明黄色,时光剥落下一片片残缺的土黄。他触摸着深棕色的门,双手颤抖着,不敢按下门铃。

早晨七点的阳光足以热烈得刺人眼睛,久未见光的皮肤灼热得发烫。他手中紧紧攥着一个小木牌,依稀辨认出卯月新的字迹。

他已经死了,很多很多年了。

风执拗地踢着他的头发,他有一些恍惚,光与影在他的眼瞳里画下意味不明暧昧的横线。突然有的温热的身体让他适应不能。

皋月葵是,似乎小说中幽灵一般的存在。他已经差不多忘记死后而又再次醒来的那种感觉了,只记得自己缓缓地睁开眼睛的时候,世界像没有冲洗好的模糊的胶片,糊成粘腻的黑色在他的网膜重现。不过几年春去秋来,他倒也习惯了死后的世界,平常寄居在寺庙里,偶尔溜出来看看参加祭典的人们,烟花是他最喜欢的东西,尤其是美妙的绣球蓝色。

要说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归功于一块绘马。鬼使神差得,他就到了卯月新家门口。

“卯月新⋯⋯?”

他默念着这个名字语调上扬带着陌生的隔阂。记忆早在时间长河中被销蚀被剥夺被剔除空留残壳。他只记得他叫葵,朝着阳光微笑的植物,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殿下。

他按下了门铃。

“谁⋯⋯?”

模模糊糊地,皋月葵从门缝间隙听到了声音。冷静的声音软软地带着草莓的甜腻,似乎是刚睡醒的样子却让人觉得很舒服。

评论 ( 3 )
热度 ( 2 )

© ま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