まお

圈地自萌
真央/芹生真央/高一/
日々樹渉/真白友也
安井一真


NCT

纸片人退坑#

【海诞】【海(隼)中心】海的天堂一日游☆

亲亲我的云骑一口(chu~
这篇文章…就是极力赶工之作吧 希望海不要杀了我( ´ ▽ ` )ノ

云骑CloudRide:

迟了两个小时的海诞……海尼我对不起你!!(´;ω;`)
这是一个很奇怪、异想天开、并不适合用来做海诞的脑洞,嗯是我想的(微笑中透着无奈)
跟真央er的合写 @到月 心情大概是和dalao合写的开心和拖累dalao的歉意


身在外地比较赶内容很混乱(而且跟海诞无关),第一次合写而且两个人习惯不一样所以总体很混乱x(写得好的是她写得差的是我)内容有奇怪的地方很正常x但如果发现请务必提出


#ooc注意# #私设(maybe)注意#


最后,海桑生日快乐!!!迟来的祝贺








海的天堂一日游☆


 


睁开眼,眼前的黑色转为白色,亮得刺眼。海懵了几秒。


如果是平时,我看到的不该是天花板么?还是说我现在身在外面?


海坐起身环顾四周,确实不是自己熟悉的卧室,不过还好也不是在深山老林里。身体左方不远处有一扇金色的大门闪闪发光,顶上有字,似乎……是“heaven(天堂)”?


看到这个词的一瞬间海连假名都差点不认识了。天堂?是我知道的那个天堂??为什么是假名啊直接写英文就好了啊!!


不过,到底是谁造成的这一切景象,想想也知道。


“隼。”他应该在附近。


“……”


“隼——”


“……”


“隼——!”


“……一直叫我的名字,‘审判长’大人再不露面就对不起囚……等待进入‘天堂’的‘天使’了呢。”


“心心念念”的身影终于出现,海平静地看着对方,没有惊讶于对方血红的瞳孔,说道:


“你刚刚是想说‘囚犯’吧!绝对是改口了吧!!”


白得几乎与背景融为一体的人没回答,只露出一个微笑。




“这里是哪儿?”海看着隼打开之前那扇金色的门,问道。


隼瞟了他一眼,“上面不是写了吗?这种事大家都知道的吧。”


那个词,不是玩笑啊。


虽然不管是哪里都没问题,但海隐约觉得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隼”。如果是他,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这儿啊?”


正走着的“隼”突然停了下来,用奇怪的目光盯了他一眼,然后笑道:“好啊,如果是为进入‘天堂’做准备的话。”


“最好是特别详细的介绍。”


隼托腮想了想,“需要我介绍它的创建缘由吗?”


“那倒不用……”


“历史呢?”


“……不用。”


“还有人文景观。”


这个词哪里不对但是又感觉合情合理??


“别耍我啊,隼。”


“隼”的迷之微笑消失,表情一秒变正经,“这里是‘天堂’,好人死后会来到这里,通过审判,就能成为‘天使’。”


“你刚刚说自己是‘审判长’?”


“隼”点头,眨了眨眼。“所以说,向我献点殷勤的话,我才会把你分配到好一点的地方哦~”


我平时献的“殷勤”还不够?!


“别说其他的,快点继续。”


“这可不是‘其他的’,是可以决定你今后的命运的呢。毕竟你还没有……”“隼”嘟嚷了几句,又回归正题,“天堂也分很多种,每个人可以根据各种不同因素选择不同的天堂,具体怎么样,一会儿能看到的,我们正在去参观的路上。”


活着的时候能够有机会参观天堂,也算是一次奇遇了。




奇怪的是,所谓的天堂并不如同童话里写的那样编织着美好与祝愿,四下里只有他与“审判长”隼两个人,其余便是大片大片的烟雾缭绕着,亦没有日月星辰。




审判长只在前面快步走着,除去眼前人更显清瘦修长,几乎是与日夜相伴的隼别无二致的,或许下一秒他就会转过头来笑眯眯地问自己红茶——他的确转过头来,好脾气地笑着,眼睛却是红色的,静谧得一片绵延,不似作为procellaのleader的那位,明朗的琥珀黄的颜色,总是纺织着不可预知的奇妙和莫名给人的安心。




海无法去预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见审判长推开了下一扇大门,点点金黄倾泻了出来,伴随着美味佳肴的气息。




肚子很不争气地犯了难咕噜咕噜,海才想起他被“抓”到此地时梦初醒,正是要去抓大小魔王起床来享用夜的早餐的时候。




“这个时候可不能分神喔⋯⋯文月⋯⋯海桑。”隼微眯起眼睛,纤细的手指却分外有力量地将失神的海拉进了门内,轻轻地合上了大门,“欢迎来到美食天堂,如其名一样,你可以找到所有你喜欢吃的东西呢。”




听起来好像是一场美丽的馈赠,他环视着这个被泡沫堆砌起来的地方,的确摆着无数的餐桌,无数的餐桌上又摆着无数的食物,日料、韩料、法餐抑或是其他,满满当当地充盈他的眼帘。他的手也不禁朝盘中伸去,反应到了什么才收了手。




“驱⋯⋯?”




藏在桌子底下的少年大口嚼着杯中的关东煮,煮胡萝卜块被叉子叉起一块块无节制地送进肚里,看着就有点胆战心惊。




“海桑?你怎么可以在这⋯⋯”看到审判长在海背后带着犀利的眼神,驱咽下了所有的疑问,继续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不时发出特别幸福的赞叹,却再也不理会海的询问。




看到百般询问无果,他只能无奈地站了起来,“这样子吃会伤害肠胃的,如果生病了大家都会担心的喔。”只能留下这句话来劝告一下驱,但也只能看见驱被幸福的堆埋下,空洞无力的眼神吞噬着烟雾。




他依旧跟着审判长走着,隼显然没有带离他的意思,又走到了甜品区。滑溜溜的布丁上插着小旗子,浇上的生奶油诱惑着味蕾。只着一件单衣的少年正襟危坐,双手合十地喊了一句“我开动了”便大快朵颐起来。




“泪?是泪对吧!”他无声地叫道。




海走到泪的对面凝视着,久未打理的长卷发温顺地躺倒在肩上,倒也是一副安静缱绻的样子。只是少年从不应答他,只是无休无止地吃着布丁,不知道换了几盘。




即使是平常撒娇着要把整个超市的布丁吃空的泪,也不曾如此过。海忍不住将泪面前的布丁拿走,却发现他根本动不了这里的任何东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束手无策。“吃布丁对于泪来说很开心哦,为什么要阻止呢?”飘飘忽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海侧过头去不满地看着隼,想申辩几句,却发不出声音来。




“你打扰了这里的清净,不得不对你施以小惩呢,文月海桑。”他指点着海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家常料理颇带有夜的味道,煎得嫩嫩的荷包蛋流出清浅的黄并淋上了酱油。玉子烧有着砂糖的香气。他看见了恋,举着筷子大快朵颐。




他张了张口,依旧发不出声音来。




“好了好了已经参观完了哦~不愧是“美食天堂”,真是让人不禁饥肠辘辘呢。可是审判长并不需要进食,他们最爱的是人类罪恶的灵魂。”隼俯在他耳畔,“爱到极致,不惜代价。




审判长的话他没听进多少,只看见恋嘴巴张开,做出了“help”的嘴形。




这个地方有蹊跷。




——关上大门后,海便被蒙上了眼睛。手腕被系上了细细的绳索,另一头被人牵引着,似乎是审判长,但审判长飘飘忽忽的声音却又近在耳畔。只能把一切都归结于这里是所谓的“天堂”。




“接下来是,宠物天堂。”




推开大门后便是一片欢腾喧闹的场景,不绝于耳的是宠物的啼叫声。似乎有pokekyo的叫声从哪里传来,海注意去听。




“黄莺奏唱的是三月!美好的春天呵!那么,请欣赏吧~”隼摘下蒙在海眼前的软绸,那根绳索也在一段咒语后消失。海盯着手腕上一点点红痕,这仿佛是他现在存在于此的唯一证明。




这绝对是宠物爱好者的wonderland。他心想,百千毛绒绒软绵绵的宠物团簇在一起,仔细凝望还能看出许多月之寮的宠物。黑田——似乎变得更胖了些,啃食着胡萝卜不亦乐乎。




他感受到有什么轻柔地蹭了蹭他的脚腕,他垂下眼帘,白田温顺地举着粉嫩的肉爪朝他招手。海蹲了下来,抚摸了它布满长毛的可爱脑袋。“大小姐原来也生活在这里呢⋯⋯fufu、玩开心之后要懂得回家喔。”




看来,这里是另一个月之寮的缩影。




年少过去了,那现在应该是年中⋯⋯?奇怪,刚刚并没有看见郁。




果然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下找到了阳和麦哲伦。冰面上的裂痕灌出了些许水流供麦哲伦舔舐。阳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不羁放纵着,时不时地用手指戳一下麦哲伦肥胖的身体。八月的企鹅缩在了他的怀里。




“阳?”




他能够发声了!——他抚摸着自己的喉咙惊叹着,一遍试探性地呼唤了阳的名字,面前人似乎有一些触动,肩膀微微耸了两下,却终究没有抬起一直垂着的眼帘。麦哲伦蠕动着圆滚滚的身子瞧了过来,一时间海不知道应该从麦哲伦的眼睛里读出什么,仿佛有一股浓浓的滋味流露出来。




阳在这里的话,那估计夜也不远了。




海倒是没想到会先看到新。可乐饼和中井桑嬉闹着跑了出来,后面是新懒散闲淡地走着,有意无意的喊着宠物们的名字,只见他终于把两只不听话的宠物捉住,抱回了另一个方向。




“你还有十分钟参观时间,抓紧喔。”




久久未出声的审判长的声音将海吓了一跳。只剩十分钟,那么最后的线索只能试图去追新的步伐了。他卖力跑了起来,溅起一点点泥渍,道路愈发地泥泞不堪阻挡着他的脚步——可这里在刚刚明明是温润的草地!怎会霎那之间便变了样子呢?




他投向疑惑的眼神给隼,只收获清浅的笑。




新终于停了下来绕进一片云雾之中,海摹着样子走了进去,一晃看见新,葵还有夜都坐在带有浅蓝碎花的野餐布上。夜打开便当盒露出捏的精致的饭团,上面浇着照烧汁和鱼子酱。葵张罗着满圈的宠物喂食,pokekyo停在了他的手臂上,白田趴在他的肩上,笹熊一号伏在他的膝头。黑田也缠着新,在野餐布上翻滚着。




一片安静祥和的场景。他也试图去喊了几声,不见应答,甚至不见抬头。




“审判长大人。”




“呜呜呜好伤心,明明叫我‘隼’就好了哦~毕竟我是你的搭档嘛~对吧,海。明明是微笑着的猛兽使呢。”




“隼。”话语间带了严厉,海渐渐明白眼前的审判长与隼,除了外貌相仿,内里是完全不一样灵魂。




“如果是问为什么他们不会理会你呢,恕审判长无可奉告,这是对你的第二个惩罚,至于是什么样的惩罚那也只能你去猜测了~接下来我们不能再停留在这里了,向下一个目的地前进吧。”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遇到他们?难道他们也来了?”


“不是哦,他们是本来就在这儿的‘天使’们。”隼的语气让海觉得有股戏谑的意味在里面。


他肯定是早就知道我认识他们吧,所以才带我来这些地方。


说起来,郁呢?


他问了出来。


“他在另一个地方,你迟早会去的,所以现在就先来这里吧~”


年少、年中,接下来就是年长了吧。




海的眼睛已经被“释放”。走在前面的隼停了下来,看似很随意地伸手推开了身旁的门。这里的门都是一样的外表,海好奇他是怎么分辨的。


进入后,数不尽的游乐设施入眼,五彩缤纷的颜色溢目,令人眼花缭乱。海被这鲜艳的色彩折磨了眼睛,便揉了揉眼,大致看了一下,发现这里简直就是个游乐园,比大型游乐园还要大数倍,海盗船、过山车等等应有尽有,还有许多他说不出名字的东西。每一个设施上都坐满了人,他们有的在不停地干吼,有的僵硬地咧着嘴,发出无意义、无感情的笑声。


这一路参观的景象的奇怪之处,论谁都看得出来。是因为他不怕我起疑,还是另有目的?


“咦,那不是……”


始。


紫色的头发在一群人里还是很明显的。对方的目光投过来,他忍不住挥挥手。


意外的是信号得到了接收,始走了过来,“你好,请问你是?”语气诧异。


看来是不认识我。“你好,我是来参观的人。”


“参观啊。”始露出明了的表情。


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玩游戏。”


很有童心啊。不过,让始玩游戏……这是惩罚吧?


“日复一日不停地玩。”


……这个明显是罚上加罚。


始盯着海的脸思考,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文月海。怎么了?”


海似乎看到对方的脸扭曲了一下,少见地露出一点畏惧的神色。


“我刚刚说的,希望你不要透露出去。”始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我们是认识的吧?也许以前是。”


海点了点头,算是做了两个回答。


说完始就离开了。海回过头,果然看到刚才消失了的隼正往这里走来。


“你认识刚刚的人?”隼微笑着。


“明知故问吧,这不是你的目的吗。”海没有用疑问句。


隼自然是没有反驳什么,配上别有深意的笑容更让人猜不透他的目的。


“你认识他吗?”海反过来问。


“无名小卒罢了,没有特别之处能让审判长大人对他留有印象。”


海看着面对始这样平静,甚至有点不屑的隼,有些不习惯和怀念。


“咦?”他突然看到一个身影摇摇晃晃地走过来,目光没有一刻停在他和隼身上,径直从两人身前走了过去,嘴里还在嘟嚷着“这些项目真高啊”之类的话。


看来这对春来说也是惩罚。




这次没有蒙眼,让海觉得奇怪。


“接下来……”


“接下来要去一个特别的地方了。”隼异常严肃,“即使是审判长大人,也不能改变天堂的规则呢,这一点对我来说真是没有必要的限制。”




海眼睛猛然一骤,规则?




“所谓规则呢,方才提到还剩十分钟,那现在也不过是三分钟了。经过审判,你将成为‘天使’,但至于留在哪个天堂那得你自己做出选择了。前面还有一个名叫‘回忆天堂’的地方,”隼一顿,玩弄着自己垂落额前的碎发。




“只是那个地方……没什么。刚刚参观过的三个天堂,倒时候你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在里面幸福地生活下去。想想就很美妙呢,对吧!”他语锋又一转,眼睛闪过鹰一样的狡黠。




生活下去?




文月海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他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这并不是一场好笑的离奇的梦,而是真实。




他、可能会死。




“到了。”宛如敲响魔鬼的警钟。


海想跑,却发现动不了。


“这是最后一个地方了,你从来没有进去过,但必须要进去。”


海看见“隼”冷漠的红眸,心中涌现绝望感。


隼……隼!!真正的你在哪里?!




“隼!!!”


周围不再是恐怖的白色,而是自己的房间。场景的极速变换让海呆住了。


“哦呀,很激烈呢,难得这么激动地叫我的名字,像在死亡中抓住救命稻草的人一样。”床边的隼低垂眼眸,目光停留在两人拉着的手上。海脸色苍白,平复了一下心情,抬起对方的脸。


不是红色,太好了。


“当时我确实在死亡边缘……”


隼温柔地笑着,“我又救了海呢。”


“你……知道我‘梦’里的事?”


“了解得一清二楚呢。”




隼解释道,海的灵魂是被召去了一个平行世界,而那里不是所谓的“天堂”,而是实实在在的地狱。所有“幸福”的人,都是被迫一直做某件事,假装快乐。


最后的“回忆天堂”,是被审判后的人将去的地方,进入后会看到自己一生的回忆的再现,像走马观花一样。但是这些记忆,看一点忘一点,就是慢慢地喝一碗汤,喝到最后,也就会忘记所有的事成为真正的“天使”——囚犯了。


“海你如果当时进去了,就真的回不来了。”听了隼的一番话,海才想起后怕。


“可是……我并没有接受审判啊。”


“那里既然是平行世界,应该也有一个‘海’,只是他接受了审判,本来应该去郁所在的地方,却在被洗脑前逃走了。”


“洗脑”这个词真是很恰当的总结。难怪审判长“隼”说我迟早会去那里。


“有人逃走了,这可不能坐视不管。于是那里的‘我’就想到随便召另一个世界的你去代替那里的‘海’。真是自私啊。”这一点是一样的呢。


“可是……为什么不把他找回来?”海不解。


“大概是找不到吧。”


海不想继续追问,而是接受了隼这明显的敷衍。


毕竟现在自己还在这里就好了吧?


他抬起手,摸了摸面前人的头。




抱歉,海,那是不能透露的秘密。隼心想。


那个世界的“海”和“隼”生前是恋人。死后成为审判长的“隼”忘却记忆的样子令来到地狱的“海”心痛。他不愿忘记那段记忆,便逃走了。虽然不认识“海”却预感到什么的“隼”就这样放他走了。可是这个空位该怎么办?那就让别人来代替吧。


——对别人重要的人毫不留情,真过分啊。不过想也知道他不会考虑我的感受吧?


以上,是不能对你说的话。抱歉啊,海。不过你会原谅我的吧?




“对了,我们死后……不会去那里吧?”


隼噗嗤一声,“放心吧,那只是一个平行世界罢了。”


不过如果真的去那里,变成那样,我也会选择让你走的。但是这种事是不会告诉你的☆





End.

评论
热度 ( 30 )
  1. まお云骑CloudRide 转载了此文字
    亲亲我的云骑一口(chu~这篇文章…就是极力赶工之作吧 希望海不要杀了我( ´ ▽ ` )ノ

© まお | Powered by LOFTER